【季氏家谱源流】大槐树移民见证 丰县季氏铜佛堂再记

    中华季氏网 2014年8月29日 季朗友



大槐树移民见证  丰县季氏铜佛堂再记


   吾乡,红白喜忧事,至今还有这个传统,在喜(礼)单、吊簿封面页,右上角写“礼单”,中间“××堂”,三个醒目的大字,左下角落时间,如季氏铜佛堂,刘氏汉里堂等等,千百年来,这个习惯一直传续至今,可见人们对家族的重视,堂号,是一个家族的图腾,有着厚重的文化内涵,对了解历史,追忆先人,宏扬美德,有着很大的教育意义,

   很多家族的堂号,都有着原始的传承,因洪洞大槐树移民改变堂号的家族,少而又少,是极其珍贵的移民见证,我季氏就因大槐树移民,改变家族原来的堂号,季氏最早是“鲁郡”、“渤海”堂号,只所以定铜佛堂号,十八支族人,在移民分别前,铸铜佛十八樽,分支保存,日后,不论分别千万里,是本家相认之据,季氏后人为纪念这次移民,定铜佛堂为本族堂号,至今六百余年。

   自明朝移民后,铜佛一直在季合园村长门奉供,直到一九三八年日寇进丰前,转移到“岗子村”长门华月公家保存,后传其子九如,每日有其家属张孺人供奉铜佛,烧香磕头。张孺人去世后,传其子敬彬,由于敬彬家属庞氏年青,三门久法公要求供奉,后传其子敬德,一九六七年因敬德与久功平日有矛盾,久功揭发,铜佛被翻出,敬德公脖子挂着铜佛,受到批斗,后收缴放在十里庙大队仓库。

   当年季庄敬臣公是孙楼公社造反派的要人,蹲点到十里庙大队,有人告诉敬臣,季家铜佛放在十里庙大队仓库,敬臣叫人打开仓库,看到麦囤折子上,放着十多樽铜佛,他顺手拿回一个带回家,以后三十年,敬臣一直以季氏铜佛保存,各村族人也知道铜佛在敬臣家,一九九四年修谱时,敬臣把铜佛拿出,经九栋、九良、九乾、敬渠、敬堂诸公辨认,根本不是季氏铜佛,在敬堂公代销店,被敬堂公气愤地抛出门外,此佛高不过十公分,应是古时护身佛。

   我一直重视家族铜佛失落情况,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邀明强、明辉、朗学,共到季庄探索铜佛的真实情况,在敬渠公家,敬堂公、九乾公等人,叫来敬臣问个究竟,敬臣就是坚持自己的观点,后同敬渠公商量,明天到岗子村,理清探明,第二天,我同敬安公到岗子村,季庄、敬渠、敬喜、敬臣、九乾四公也赶岗子村,在久为公家,由久为公主持,敬彬、敬德等人参加,通过一个上午的调查,铜佛被收缴到十里庙仓库,当时有十多樽铜佛,后来这些铜佛不知去向,季庄、岗子族人认为铜佛失落于敬臣手中,我个人认为,敬臣当时拿错,小的利于携带,所拿铜佛根本不是季家铜佛,季氏铜佛一九六七年就是从十里庙大队仓库失落。

   铜佛虽然失落了,为探索季氏铜佛真实相貌,我多次到岗子村调查,寻问见过铜佛的人士,并从书架上拿出南方出版社,2001年6月版《中国古代佛像目录》长时间放到岗子村,供见过铜佛人士对照观看回忆,铜佛原佛龛现从敬德公家,转藏季合园敬安公家,我通过仔细测量,佛龛总高38公分,内高25.2公分,内宽17.8公分,厚1.5公分,可以肯定的说铜佛在25公分之下,铜佛在岗子村被供奉人、张孺人、邵氏、赵氏称为菩萨奶奶,由此可见,铜佛女相造型,由久为公、敬德公、敬彬公、敬彬家属庞氏等人的仔细回忆照佛像目录,铜佛相貌大概如下:

   季氏铜佛应在20公分左右,全身布满黑色古铜锈,被供奉人身披红布,头有高髻,面部饱满圆润,慈眉善目,神态慈祥亲切,确有女相之感,铜佛右胳膊残断,佛祖左手横置左膝上、右手置右膝上,双手结施法印,应是释迦牟尼成道宝相,这也和明初佛像造型吻合,虽被送称菩萨奶奶,但不是女性佛。

   虽然我们这支族人铜佛失落了,全国共有十八樽,其他家族也可能保存供奉着,我们今天把铜佛相貌调查清楚,就是日后家族之间相认对照之证。铜佛堂号,永远印证那段移民历史,虽然有失落的遗憾,在我们心中永远没有失落,我们更加了解那段家族曲折的历史,探清家族历史,面向未来,更加有利激励后人。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朗友   二O一O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中秋节于丰县城南季合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QQ:1205580773




分享按钮>>【季氏家谱源流】丰县季氏源流记
>>【殷氏网新闻】给新疆木垒县殷开和、殷开才、殷开江、殷开浪四兄弟及其后人的信